戚嘉林:港版国安法严厉示警台湾

  中评社台北7月3日电(作者 戚嘉林)就在23年前香港主权移交的前夕,大陆火速完成港版《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并由国家主席签署《主席令》公布,港府亦于6月30日晚刊宪,港版《国安法…

  中评社台北7月3日电(作者 戚嘉林)就在23年前香港主权移交的前夕,大陆火速完成港版《国安法》的立法程序,并由国家主席签署《主席令》公布,港府亦于6月30日晚刊宪,港版《国安法》于2020年6月30日晚11时正式生效实施。

  依据该法全文,对分裂国家、颠覆国家政权、恐怖活动、勾结外国或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等四大罪行,均立下明确的刑责,结束香港迄今无《国安法》的历史。

  就现实意义而言,首先是填补了港府在国安领域治理上无法可依的空白。检视全球任何国家,包括西方美、英、德、法等国之《国安法》效力均覆盖其所辖领土,惟独香港回归迄今一片空白,致使在“有心人士"运作下,23年来香港社会动辄出乱,国族认同异化。

  其二,此法是香港首次将其现有地方性安全法律与大陆全国性国安法衔接兼容,丰富“一国两制”。诚如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发表声明所云,这次立法是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的重要一步。但是,此法“没有追溯力”,此事彰显中央寛大为怀之意。换言之,只要日后不再从事分离/分裂/颠覆国家的活动,前事一笔勾销,故打着民主自由旗帜造反的所谓“民主人士",应到此为止。中共中央胸襟寛大,一脉相承,1981年北京宣布台胞愿返大陆者“来去自由”,这一宣示相当于发出政治上的特赦令,亦即对昔日事涉两岸从事敌对反共事情者,种种情事一笔勾销。

  综观全法,简而言之,就是我们中国自古以来所谓严禁造反分裂搞独立,就西方论述而言就是严禁从事分离运动,因为它是政治顶层设计的律法,不涉日常行为规范,亦即只要不藉“一国两制”勾结境外搞分离/搞分裂,社会运作一切如常。

  此外,此时出枱港版《国安法》,可说是千载难逢的时机。因为被所谓“民主人士"视为“民主自由"典范的美国,此时因白警跪杀黑人事件,激起全美各大城市动乱,美警镇压狠劲有目共睹。至于黑人搞自由要推倒美国开国先贤铜像,美国大总统特朗普可是立即声言强力打击并拟签发行政命令强力镇压。可见,对任何国家而言,“民主自由"的底线是不可危及国家安全。如果触及,必然采取断然举措,今天美国压制黑人动乱的狠功举措,就是香港所谓“民主人士"最好的反面教材。

  当然,国家治理事涉方方面面,环环相扣。尤其是香港法官的中国化、香港小学/中学/高中/大学历史地理教科书的中国化,香港中小学教师与内地中小学教师的交流轮调化,都必需强力推动大幅改革。君不见,台湾地方高初中历史教科书“台独化"及其影响,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寄语香港特区政府务必要引以为戒。

  对台湾而言,“台独分裂势力"以往总是喜将大陆的善意藐视为纸老虎,光说不练,故凡事口衔“和平"二字,实质整军经武拒统,政治举措则是向法理台独无限接近,又奈我何﹖但看这次香港所谓“民主人士"依托美国,且在美国举国之力的强大政治经济压力下,港版《国安法》毅然通过实施,从而展现大陆面对民族统一大业,不惧任何国际威吓,千山万难独行的大一统气魄与决心。

  迄今为止,大陆仍愿与台湾当局共议“一国两制”,当然也包括“一国两制”下北京中央和台湾地方、台北和台东地方等的安全运作细则。这对台湾而言或许是最后的历史机会。万一两岸有事,对美国而言台湾只是其周边利益,对大陆而言则是事涉民族千秋大义及东南半壁安全的核心利益,故必定全力相博,完成统一,届时其后果可能就是“一国一制”,台湾将丧失参与共同商议的机会﹖

  (作者戚嘉林,中国统一联盟前主席、《祖国》杂志发行人)

为您推荐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