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人该怎样做投资?

  • A+
所属分类:生活

一、我们既没有巴菲特的条件,也没有段永平那样对企业深刻的理解,怎么像他们那样以“内行”的角度进行投资?

我的看法是,我们为什么要像他们那样投资。既然我们没有他们的条件和能力,可能努力后锻炼出来的能力与认知也达不到他们的高度,那么为什么要强求自己与他们一样。学理念可以,但他们很多理念的前提都立足于他们对这门“生意”的理解。所以其实也是归于能力与条件的前提。而理念还要实际运用,前提如果不够稳,那么运用上是不是会出问题。

从认知逻辑链条(接收信息——分析、思考——得出理论)来说,他们的理念和能力都是来自于自身经历与对市场的认识。自身经历不谈,市场认识应该也是对的。但市场认识是不是只有唯一的一种?或者说正确的市场认识是不是具有唯一性。成功的投资者不只价投,只不过价投相对“简单”一些而已。

(一)市场认知的前提?我们要赚什么样的钱?

赚成长和低估的钱实际上都是赚价值错配的钱。集中于错配的原因。其实就是集中于价值判断与市场非理性。市场非理性其实体验了博弈的思想——市场非理性相对投资者的理性。从股票价格和价值的时常背离可以很直观地看到股市的博弈性。

专注于价值是最简单的做法。无论是赚低估的钱还是成长的钱都需要专注于价值。但这里存在一个前提,如何证明对价值的判断一定是对的。而且价值本身不是一个静态的概念,特别是企业是发展的,企业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变化。

价值判断一般需要深度研究,但深度研究只是一个方法,而且不存在绝对的深度。更多的时候深度是相对的概念,即相对于市场其他参与者的深度。所以,从深度研究的相对性与市场的非理性是不是可以看到市场的博弈性。

(二)深度研究一定是对的吗?如何看待与应对市场的博弈性?

1.深度研究的局限性

首先,深度研究也很难做到像段永平他们那样对行业的理解。雪球汽车领域大V水皮江鸟说过,他花了一两年的时间研究汽车行业。我在三个试验里也说过我对汽车行业研究所做下的一番苦工。研究结果在过去几篇文章里也呈现过。但对具体实践的指导很一般。包括业内知名度较高的一些基金经理,如果大家回过头翻翻他们前些年对汽车行业的研究和结论,会发现也不是很正确。其他行业大体类似。

其次,很多人做的深度研究套路其实比较接近吉姆.柯林斯。你看过他的书,就会知道他为了寻找优秀和卓越的企业做了哪些研究和分析。这些企业不可谓不是好公司吧。结果这些公司在成书之后十多年的股价表现?很多也都很一般。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