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后一句“魏兄你可真是嚣张啊”,究竟隔了些什么

  • A+
所属分类:生活

在陈情令大结局时,有这样一幕,在云深不知处山门,计谋得逞的聂怀桑和魏婴蓝湛相遇,聂导还是一把纸扇,在和魏婴擦肩时,说了一句:魏兄啊魏兄,你可真是嚣张啊。这样的情景,十六年前也曾有过,那时候姑苏求学结束,两个顽皮不肯乖乖回家去的学子在闹市相遇,相视一笑,同时笑侃对方嚣张。

少年时期两个人还在相视着开怀大笑,满满的少年感,眼里都是笑意,快乐是发自内心的。后来他们也笑了,但时候的笑,眼睛里看不到了笑意,嘴角多了些东西,让那笑的成分变得复杂了起来。两个人依旧还是嚣张,但也不是当年意境。相隔十六年,隔得是时间岁月,还是什么?

那时候一切还没有发生,聂怀桑还不是聂宗主,魏无羡也不是夷陵老祖;一个有大哥护着,整日里不学无术;一个有江家宠着,整日里无忧无虑。可是十六年后,他们谁都不再是那时候在云梦里偷鸡抓鱼潇洒不羁的少年郎。

似乎岁月里最快乐的那段时光,就像大火焚烧过的云深不知处,血洗过的莲花坞一样回不来了,哪怕后来在重建,也不再是他们记忆里的原来的地方,人也不再是十六年前的人了。

后来大哥死了,怀桑一个人扛起了不净世,开始了为大哥复仇的道路,他花了十六年时间来找寻真相,却还是无能,然后他想起了那位少年同窗夷陵老祖。他相信魏婴,他了解蓝家,所以他设了一场局,把所有人算计在里面,他隐藏起了自己,做起了聂家一问三不知,世人嘲讽他懦弱无能,却不知他一把折扇,将仙家玩转。

都说他的局很大,大到仙门百家,小到只为一人,若是赤峰尊还在,也许他还是那位少年,但从前那个对他严格的大哥不在了,他没办法,只能成长。

若是可以,谁都不想成长,代价太大太痛了,他们几乎要承受不住。魏婴曾对金凌说过他们那时候有温家打压着,每个人都不能不强大起来。这些十五六岁的少年啊,世界对他们都太不友好了,但又对他们是公平的,他们的爱和恨都又在最后有了一个了解。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