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打败末影龙后的那串“字幕”,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

  • A+
所属分类:生活

不。它还没有到达最高的境界。那层境界,它必须完成生命的长梦,而非游戏中黄粱一梦。——摘自Minecraft《终末之诗》。

问题:你有没有想过,当你打败末影龙,最后出现的那串长达9分28秒的“字幕”,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

终末之诗,是Minecraft最稀有的东西;

如果说,《我的世界》最稀有的东西是什么?那绝对是“终末之诗”,龙蛋尚且可以通过打开创造无限获取,而唯独终末之诗,一个存档,你永远只有一次见到它的机会。

错过了,你将再也无法寻找到它的痕迹。

终末之诗在诉说什么?

终末之诗,与其说它是一首诗,倒不如说它是两个人之间的对话。这两个人的对话理应不可能被玩家看到的,但是征服了末地的史蒂夫,已经达到了所谓的“更高的境界”(更高境界是诗中所诉,个人理解是获得了某种传送的空间能力),意外的在传送中触碰到了异度空间的思维能量,并将二人的思维文字化,尽收玩家眼底。

所以,我们看到的文字,实际上是由玩家所听到的,经过大脑听觉神经处理成文字,浮于空中。而你看到的所谓的“终末之诗”,其实是两个人对于你这趟Minecraft旅程的评价。甚至他们并不属于Minecraft。

但坊间说法不一,真相又是什么呢?

说法①:这是两个末影人的对话

为什么偏偏是末影人呢?末影人的身份实际上在《我的世界》非常具有神秘色彩,在这里作为伴随玩家跨越三个世界的注视者的身份与玩家叙述着梦境的结束。因为也只有末影人,可以同时在三个维度自由穿梭。

之所以在游戏中末影人的眼睛不可以被凝视,就是因为身为使者的它,要尽可能不要泄露自己观察和记录你的身份和秘密。

再者,我们追溯到末影人的前身Slenderman这个瘦长鬼影,Minecraft终末对话者身世将会让整个“对话”显得更加的诡异和离奇。因为它在监视我们的一举一动!在想想SCP-096不允许被监视。这一切似乎更加的诡异和离奇。

传说②:两大创世神的对话,Notch 和 Herobrine

第二种说法似乎更让大多人信服,这是属于Minecraft的神话故事。在《我的世界》之初,天地混沌,Minecraft诞生了两位创世神Notch和Herobrine。Notch负责创造世界、创造生物。而Notch的弟弟负责搭建遗迹,各种科学实验。

“终末之诗”在一句对话中,泄露了他们“创世神”的身份。

我们是谁?我们曾经被称作高山的精灵。太阳父亲,月亮母亲**老的英灵,动物的魂魄。神祗**魂。小绿人**后是神,恶魔,天使。骚灵。外星人,地外生物。轻粒子,夸克**语不断地变化。我们始终如一。——摘自“终末之诗”

但Minecraft不能同时拥有两个神,所以Herobrine上演了一场大战。它们合理地消失在了《我的世界》。但其实,他们依旧看着这世界发生的一切。当玩家跳下传送门的那一刻,意外地看到了他们二人的对话。

说法③:关于“终末之诗”的创作背景

最后一个说法,是跳开了Minecraft这款游戏的内容。从终末之诗的原作者“朱利安·高夫”来解读这番对话的意义。

在高夫的回忆中,第一次与Notch相间,是在朋友举办的一个叫做The Berlin Indie Game Jam的活动。那时候他看到了很多有趣的游戏,和一个他印象深刻,总是带着帽子的新游戏人“佩尔森”。

而当时Notch正欲要在末地的结尾加上一段意义非凡的“诗文”,于是发了推文。恰巧在那次BIG活动,有那么几个人既是Notch的朋友,也读过“朱利安·高夫”的小说。于是Notch和高夫进行了接触和邮件往来。

“你希望在这个游戏结束时为Minecraft写一篇高质量的叙述吗?”高夫回忆这是Notch给他发的第一个邮件。如此简短,没有任何束缚,完全开放式的一个写作要求。自此,也就促成了令后人充满无限遐想,让《我的世界》充满哲学,甚至完全跳脱了游戏的概念。

梦醒了,但路还很长很长…

终末之诗将Minecraft形容为一场玩家的梦境,观看终末之诗的你也同样是陷入了另一场梦境,而当你在游戏得梦境醒来,你回归了MC的现实。但这其实却是你人生梦境的又一个小的开始,路还很长很长…

所以,终末之诗是一个很深的哲学。就好像再问你自己,我从哪里来,而我又要终归何处。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