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姐娱论|这些助理,早已不知不觉中了艺人的PUA!

  • A+
所属分类:生活

大家好,这是鹅姐的第二篇娱论,上一篇可回顾:

E姐娱论| 明星愿意宣布离婚,大抵只有三种可能

我今天想来讲讲娱乐圈的职场PUA的问题。

1

年轻人初入职场,一般都满怀热情、希望与斗志,虽不是每个人都自信十足,但总归对自身某方面能力有把握。最没有自信的孩子,起码也相信自己是一个精神稳定、心智正常的人。

尤其是立志做明星助理、宣传等类似于娱乐圈“下路”的年轻人,之所以心甘情愿撑过初始期极低的薪水和超负荷的工作时长,很大程度上也是在为爱发电。

(注:这里的“下路”指的是《王者荣耀》中的“上中下路”。娱乐圈里,主攻台前的艺人为上路,远程法力输出的经纪人、幕后推手为中路,远程体能、脑力输出的宣传、助理为下路,E姐这种偶尔跳出来哔哔的属于打野。)

那么,假如你不幸第一个遇到的老板就是一名不按职场伦理出牌且喜怒无常的人呢?

那你可真的要小心了,因为一不注意你就会掉进TA的黑魔法中,轻则抑郁,重则有生命危险。

2

昨天有一位“半素人”上了热搜。

说他是素人,因为他并不是签约艺人或有团队运作的公众人物,说他不完全是素人,因为业内很多人与他熟识,他前后效力过的几个单位都在圈内颇有影响。

他上热搜,是因为含泪回忆起了入行初期一段辛酸往事。

据杨璐在节目中所说,他2012年左右给一位女艺人当助理,艺人对他苛责甚多。他主动为剧组前辈拎行李,遭到艺人痛骂“是我出钱请你不是剧组出钱”;该艺人还曾把他扔在高速公路上,让他睡酒店走廊和浴缸,并拍下他睡浴缸的照片发朋友圈取乐等等……

事发之后,该艺人被网友人肉,当事人自然打死不认,但互联网是有记忆的,虽然杨璐说的细节无法一一验证,但该女星的身份可以确定了。

该女星也是著名的宝藏女孩,她与她的几位小姐妹秉承“聚是一团糊,散是满天瓜”的伟大精神,在互联网八卦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比如前两年非常有名的“强出头”事件。

大概经过就是女星的小姐妹江某撬了另一位女艺人毛某的男友,毛某念旧情答应与男友在微博上扮和平分手,但S女星顺着网线跳出来,莫名其妙怼了支持毛某的网友,引起毛某闺蜜不满,于是怒而说出事情真相,男友陈某暖男形象破产。

还有“你究竟有几个好哥哥”事件,这里就不细数了。

当然,昨晚我也在票圈看到该女星的一些亲友义正辞严地训斥节目组炒作,存心不良。我想说,如果杨璐对自己说过的话真实性负责,那节目组倒也不算炒作,因为这种事击破职场底线,如此飞扬跋扈的雇主,不论是谁,上个热搜绝对不冤。

要说以上可能都算网友的捕风捉影,我昨晚夜翻票圈,找到了当年某影片制片人吐槽该女星的内容。

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是:该女星一天的戏份五天才拍完,说不来就不来,令剧组损失惨重……(别说没锤,还有个带大名的,先不放这里)

还有一位跟该女星共同上过节目的朋友也说,S小姐得知素未谋面的他是来自某网红机构之后,当场翻脸,大骂此人和此人的单位,还向现场其他嘉宾“诉苦”,不给任何脸面及余地。

其实,据女星的古早同事说,她新人时期并无跋扈之气,礼让、进取且灵泛,是事业的阻滞还是爱情的打击令她变成如今这样?还是生就两张面孔,笑脸对胜过自己之人,却不把不如自己的人当人,谁也不知。

只是风水轮流转,如果自身能量并不足以镇住整个陈塘关,就不要学哪吒般大闹东海了。

3

说回这件事本身,明星与助理本就是一种较为特殊的雇佣关系。

明星以较低的薪水承包下助理的大部分时间,助理帮明星做饭洗衣,还要帮TA过滤整个世界的差评和恶意。

两者处在一种半封闭的关系之中,类似封建社会的小主与丫鬟。

与旧社会不同的是,明星虽然能用钱买下助理的时间,但没有任何法律规定,助理打这份工必须出卖自己的尊严。

劳动法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艺人助理往往是贵圈最受践踏的人群。赵正平在《康熙》中曾说起自己不堪回首的助理生涯——帮某女星打伞时自己哪怕被淋到透湿也不允许挤进伞下。叶璇的助理阿雪也曾实名控诉叶璇的不人道:每天开工16小时不说,被骂“猪都不如”,差点让自己得了精神分裂。

来源:新浪娱乐

这种不把助理当人的现象,也是过去梨园陋习一脉相承的结果。

古早时候,初入梨园的小弟子如同大佬倌们的“助理”,学戏是一方面,生活中也需对佬倌们诸多照顾,甚至满足大佬们许多不人道的要求。《胭脂扣》中,初入梨园跑龙套的“十二少”就曾被名角儿吐痰吐在掌心(我记得之前也有一位女星被拍到吐水吐在助理掌心,果然是糟粕传千年)。

民国时期天津卫更是出了“花莲舫虐待养女案”。花莲舫是评剧名伶,有李金铭、双喜一对养女。因金铭学不会唱戏,花莲舫与李凤仙夫妇将她锁进小黑屋,动辄令她顶水盆罚跪,还用大烟签子戳得她遍体鳞伤,一次火气上来,甚至砍掉了她右脚大拇指……一代名角花莲舫因此获刑四年。

据杨璐所说,该女星赏罚无定,睡浴缸、睡走廊属体罚,高速公路赶人下车是不顾他人性命,更有随意训斥自己“不该为前辈拎包”,让他一度深深怀疑自己的价值观。

这种现象用一个现代一点的名词来说,算是职场PUA

4

什么是职场PUA呢?简单来说,也就是上位对下位进行心理上的欺骗、操控、打压和生理上的虐待。

就拿“高速公路赶人下车”为例,如此不要命的惩罚,我听到的版本也竟只是因为艺人要去怀柔拍戏,而助理不慎忘带了她的一顶帽子。

诸如此类的情绪性体罚在贵圈也常见,一位女艺人掉海里,助理将其救起之后,她不但不感激,反而抽他耳光,令他湿身罚站一晚上,导致助理发烧四十度。

体罚算是肉体上虐待,无故谩骂,动辄数落助理低能、懒惰就是从心理上摧毁。

比如杨璐说,该女星最让他感到绝望的,是令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心智正常、明辨是非的人,她令自己怀疑起自己的人生观与是非观。

这就是PUA的重要一环:不管是言语上的贬低,说对方丑、肥,还是指责对方性格、智力有缺陷,或者是直接使用暴力侵害对方,都是为了摧毁其自尊。

而一个人一旦进入一种低自尊的状态,是很容易沦为奴隶的。

不管你的职业是什么,不管你处在什么样的关系里,一旦“低自尊”模式形成,你就离为奴不远了。

5

为什么有些艺人喜欢让助理进入一种低自尊状态呢?

名模娜奥米·坎贝尔的私人助理丽贝卡·怀特说过,“坎贝尔喜欢把别人弄哭来使自己获得力量。”——这就完美解释了某些艺人的心理。

说到底,也就是对权力的变态追逐而已。

艺人这种生物,走红全靠玄学,朝生暮死,于是最容易生出无力感——此命由天不由我。

在数以万次的狂喜、自得与焦虑、绝望的交替冲击之下,人很容易变态,进而试图想牢牢把一些事物的绝对控制权握在手里,最方便的对象,必然是薪资很低、又可随时替换的小助理(或宣传)。

操控小助理容易让人产生一种上帝般的快感,尤其是当小助理已经完全失去自我意志,一切以艺人的主观感受为准绳的时候,这简直是操控者的无上荣光。看,这就是我的奴隶,我可以在他身上无底线地使用我的权力——

爱上这种无底线生杀予夺的感觉,就是一切恶的源头。

所以,在最后,我很想为娱乐圈所有的“下路”朋友们(宣传与助理)提几个tips:

第一,请牢记:你首先是你自己,其次才是某某的工作人员。

如果TA叫你做的事或者对你说的话令你晕眩,感到怀疑人生,请你冷静想一想其中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问题在自身,请反省订正,如果问题在对方,请拎清自己,不要让他人的bug扰乱自己的心智。

第二,如果雇主对你肆意谩骂,或暴力伤害,请不要隐忍。

暴力和隐忍往往是一对好CP,你越隐忍,暴力只会越升级。

第三,请记住,强者未必总是强者,弱者也不会永远是弱者。

无论你身处什么岗位,无论此刻的你如何卑微,请一定要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强大。

只有忘掉自己名字的白龙,才会成为汤婆婆的奴仆;愿每一个初入职场的新人,都能成为勤力、坚韧而清醒的千寻。

今天的思考题是:

你有没有在职场上遭遇PUA的时刻?

来评论区说说吧~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